第一卷 金戈铁马 第007章 如梦初醒

初夏的夜晚,风吹在身上依然有一丝寒意沁人。天上有些少的星星在淡淡地闪烁,一弯上玄月洒下淡淡的银辉。

如玉轻扶着墙,慢慢地走出了房门。

空气里浮动着熟悉的淡淡的药香。

她背靠着槐树,微微仰起头,望着在月影的照射下显出灰黑轮廓的远处的山峦,心中一片茫然——她好象只是睡了一觉,外面的世界已是春归无翼,一去无迹了吗?

“吱呀”一声轻响后,如兰的房里亮起了灯。

“谁?”如兰惊惶地叫声响起。

如玉一惊,吓得差点跳了起来,双腿软得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,她伸出手撑着树干,张了张嘴,却不出声音。

“嚷什么,是我!”柳青娘及时的喝斥,消除了屋子内外两姐妹的恐惧。

如玉吁了一口气,按着胸,缓缓地坐了下去。

强烈的痛楚自心底漫卷而来,渐渐将她淹没,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。

“娘,这么晚了,你到我房里做什么?”如兰擦了擦眼睛,望着突然出现在床头的柳青娘,一脸的惊讶。

“死丫头。把东西拿出来!”柳青娘叉着腰。冷冷地向她伸出了手。

“什么?”如兰暗暗心惊。硬着头皮装傻。

“你还装。我都瞧见了!”柳青娘曲起手指在她地头上敲了个暴粟:“那种野男人地东西。你也敢藏?”

“娘~”如兰满脸通红。心虚地抱着头。缩起了肩撒娇:“我只是瞧着那块玉好看嘛~”

“死东西。还敢犟嘴?”柳青娘欺身上去。作势欲拧她地嘴:“要是让你爹现。看不打折你地手?”

“娘。我再也不敢了~”如兰无奈。只得乖乖地从颈上取下玉佩交了出去。

“要死了,竟然敢贴身带着!”柳青娘脸色一变,做势欲打。

“娘~”如兰急忙抬起手护住头部,直着喉咙嚷:“兰儿知道错了~”

柳青娘冷哼一声,这才把灯移过来细细察看。

那是一块上好的和田玉,色泽纯净,触手温润。最特别的是,上面雕刻的花纹居然是一头威风凛凛的银狼。

玉的雕功极为细腻,可说是纤毫毕现,不但把狼的外观刻得栩栩如生,更把它贪婪噬血的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呸!”她打了个冷颤,低啐一声:“这畜生果然透着邪门!什么不好刻,偏偏刻头破狼!”

“这玉才不破,肯定值不少银子呢!”如兰忍不住插嘴。

要不然,她干嘛费那个心思藏起来?

“这个还用你说?”柳青娘冷哼一声,把玉收了起来:“那件袍子,娘卖了五百两银子。赶明儿找个机会把这玉也卖了,给你当嫁妆。呀,你那嘴给我严实点,别露半点口风,知道没?”

“娘~”如兰不满地噘起了唇:“你以为我傻呢?”

咣当,药铺关门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。

“爹回来了。”如兰面色一变。

“行了,你早点睡。”

柳青娘一口吹熄了灯,扭着腰身出了房门,穿过小院,急匆匆地迎了上去,伸手去接他的药箱:“老爷,回来了?事办成了没有?”

她走得急,倒没注意到坐在树下的如玉。

颜怀珉脸色阴沉,抿着唇,绕过她朝内堂走去。

“哟,”柳青娘不高兴了,拖长了声音道:“大晚上的,这是给谁脸色看呢?”

颜怀珉身子一僵,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成了。”

“真的?”柳青娘眼睛一亮,笑逐颜开地走了过来:“这就对了!今时不同往日,玉儿也不是啥参将夫人,指望她是指望不上了。不但指望不上,还得见天好药好茶好饭地侍候着,啥时候是个头?现今兵荒马乱的,这药材可也涨了好几倍了。她不知体谅咱们的难处,还惦记着要还那一千两的聘礼。老爷若是再固执下去,咱们颜家可就真得喝西北风……”

“行了,我不是去了吗?”颜怀珉不耐地打断她。

柳青娘呆了一下,原想回他几句,转念一想,也就罢了,只问:“王家给了多少诊金?”

“十两。”颜怀珉迟疑了一下,不情愿地答了句,把银子交到她手里。

“哟,到底是大户人家,出手不凡,一匹马的诊金倒比百八十个乡人多。”柳青娘高兴得眉花眼笑。

“爹~”树下的如玉却再也忍不住,流下泪来。

他爹是大夫,不是兽医!

“玉儿?”颜怀珉吃了一惊,走过来握住她的手: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“爹,你真的,去治马了?”

“不碍的,马也是一条命啊。”颜怀珉淡淡地笑。

“爹~玉儿不孝~”如玉泣不成声。

“哟,心疼了?”柳青娘冷笑一声:“你要是真心疼你爹,就该早点听二娘的话,乘着年轻,还有人要,找个人嫁了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还能提溜着点东西来孝敬他!别老惦着还那一千两银子,我就阿弥陀佛了!”

“青娘!”颜怀珉厉声吼。

“得了,嫌我说话不中听,我走还不成吗?”柳青娘把银子揣进怀里,冷笑着进房去了。

“玉儿,二娘不识字,你别跟她计较。”颜怀珉轻轻叹气。

“爹,对不起。”

“呶,”颜怀珉轻轻搂着她的肩,悄悄把一块碎银塞到她手上:“你收着,别让二娘瞧见了。不是还有三年呢吗?放心,你好好养病,一切,有爹呢!”

“爹~”望着颜怀珉鬓边骤然增添的白,恍然惊觉到她做错了什么,如玉哭倒在他的怀里。

颜如玉啊颜如玉,在那么长的时间里,你怎么可以只沉溺在自己的悲伤里,看不到亲人的痛苦?

你又怎么忍心,看着年迈的父亲,为了你背负着屈辱和忧伤?
第一卷 金戈铁马 第007章 如梦初醒
下堂王妃